得到
  • 汉语词
  • 汉语典q
当前位置 :
驴娘
更新时间:2024-02-26 00:03:51

村子里来了个算命的,那会儿娘正带着狗圣子在村口和大伙拉家常。算命的说狗圣子是文曲星下凡,要找一头怀孕的驴当干妈,因为传说驴眼能看见小鬼,保护着孩子不受邪魔侵害。娘四十岁上生了狗圣子,这才在村里面抬起头来,听了那老头的这番话眼眶都湿了,村里人说,俺们就知道你家狗圣子没白在你肚子里多待一个月。娘就为了找那头驴两天没着家,最后在隔壁村子找到一头刚怀孕的母驴,娘听说主人王老九人挺好的,因为年轻正直,被下放到这儿来的。第二天娘就带着一筐从山坳里打的鲜嫩嫩的青草和狗圣子去了。

驴娘

第一次相见,狗圣子和驴彼此都警惕着对方。它是头被收养的,又刚怀孕的野驴,对人类充满了敌意;而狗圣子刚满六岁,曾经看着小伙伴被他的狗娘咬后得了狂犬病,因此一直担心着自己会得“疯驴病”,又怕驴踢他,本想找个棍子,可是院子里什么都没有,除了驴,就是草。狗圣子从地上抓了把娘带来的草,它居然跑过来抢那草。娘和王老九唠完嗑出来的时候,就看见一头狗圣子拽着草,一头驴咬着。娘笑得都肚子疼了。娘按着狗圣子的头吃了驴儿的奶水,还给它“咣咣咣”地磕了三个响头,一边磕一边娘嘴里还念叨着:“以后狗圣子也是你儿子了,要好好看顾着他,让小鬼儿们都躲远点儿。”从此,小伙伴们就改把狗圣子叫“驴圣子”了。

农忙的日子到了,娘从来不让狗圣子去田里,说那边有太多坟地,不干净。

“娘啊,他们都出去了,没人跟俺玩。”

“那你去找王老九玩去,他是分配下来的,没地。你去找他玩,顺便让你驴娘看看你。”

待了一上午,好像村子里真的都没人了,实在太闷,狗圣子决定去找王老九玩。王老九不在家,门也没锁,估计给别人帮忙去了,只有驴儿在。天很热,狗圣子舀了一瓢水坐在台阶上喝,驴儿好像也渴了,外边的缸都见底了,它凑过来,狗圣子拿瓢给它喝水,它一口就喝光了,狗圣子又舀了一瓢,假装给它,又让它喝不到。它好像有点儿生气,嘴巴忽然咬住了狗圣子的手,狗圣子吓了一大跳,瓢掉到地上了。没想到,它也是吓唬他玩呢,只是把狗圣子的手含在嘴里罢了。狗圣子抬头看它,它在笑,真的在笑。它的嘴唇很软,狗圣子用另一只手戳它,它就“噗”地喷一口气,嘴巴像波浪一样。它的鼻孔特别大,拿草弄痒它,可以感到一股好大的热风。狗圣子就这么坐着,一会戳它这儿,一会戳它那儿。

晚上,娘来叫狗圣子回家,还给驴儿带来一筐青草。狗圣子说:“娘,这驴真有意思,它会笑。”娘笑了,王老九在一旁说:“圣子能看懂驴儿笑,这就是缘分啊。”

过了一阵子,农活更忙了,狗圣子就住到了王老九家里。清晨,狗圣子牵着驴在村里转;白天,给它梳理毛、找跳蚤、抓痒痒,还给它讲故事听,有时候困了还跟它在一块睡觉儿;夜里,就跑到它的驴棚里撒尿。驴儿总能让狗圣子开心。

不过,那个才二十多岁的王老九每天晚上总要把狗圣子叫到屋里,问他今天念了什么书。没事就跟狗圣子聊聊天,讲点儿文化课。

“你从哪弄来驴儿的?”狗圣子问王老九。

“去年刚来这儿的时候,见它被人套到村子里来,不听话,有人想弄死它,看着怪可怜的就养下来了。对了,圣子,你怎么没人教就识字啊?”王老九说。

“俺上面有三个姐姐,天天晚上都念书,听多了看多了也就会了。王老九,你刚说驴儿不听话,俺觉得挺听话的呀。”

“嗯,驴儿通人性,谁对它好,它就对谁好,很聪明,不过就是有时候挺倔。圣子将来要去上大学。”俩人聊着聊着就睡着了。

狗圣子跟娘赶集的时候给驴儿买了个铃铛,没想到它不喜欢,充分发挥了它是头倔驴的本性,愣是拿脑袋往墙上蹭,最后狗圣子一气之下回了家。没想到过了两天,驴儿竟自己找到了狗圣子家,狗圣子也忘了他跟驴儿还在闹别扭呢,笑呵呵地迎了过去。

“圣子,你二娘来看你了。”一起玩的小伙伴说。

狗圣子一撇嘴:“你二娘才是驴呢!你们那是嫉妒俺,上哪儿找这么好的驴儿去?”

小伙伴们围上来,都想摸摸驴儿。狗圣子急了,骂:“滚你们的,别靠近驴儿,没看见它挺着大肚子呢吗?”然后他就摸着驴儿的肚子说,“驴儿,等你生完娃,俺就骑着你去上学,然后拿个大奖状,让娘和王老九也高兴高兴。”

可是,快开学的时候,狗圣子突然站不起来了。娘急得起了一嘴的泡,带着狗圣子到处求医,最后市医院的大夫说了:“去哪儿都没用,这是遗传病,回家吧,别糟蹋钱了。”连看相的那老头都说,还是没躲过妖精缠身这一劫呢。

爹娘灰头土脸地把狗圣子带回家。村里人说:“文曲星下凡怎么着,不也是一瘫子吗?连学校都进不去!”

狗圣子犟嘴:“俺正好不想去上学呢,反正书上面的东西俺也都会。”

娘心疼孩子,一个劲儿说:“儿啊,你要是疼,要是害怕就跟娘讲,别憋着。”

“娘,不疼,一点儿都不疼,不怕,有什么好怕的?”说这话的时候,狗圣子像个小大人似的。

忽然打外边传来一阵铃声。狗圣子说:“哎呀,娘,你看看外头,准是驴儿来了。”

“又来了,前一段时间你们出去的时候它老来呢。”三姐说。

三姐背着狗圣子到了院里,看着驴儿挺着那么个大个肚子,眼神里全是关切和担心,狗圣子一直绷着的那股劲儿终于垮下来了,一边摸着驴儿一边哭,觉得自己特委屈,特害怕,我这是招谁惹谁了,怎么就不能走了呢!“驴儿啊,俺以后不能去看你了,你也别老过来看俺了,等你生了娃儿再过来吧。就算你生完娃儿,俺也不能骑着你去上学了,俺也不能得大奖状给俺娘了……”

隔壁二担子他们去上学快一个月了,驴儿连着几周都没来。周末王老九过来给狗圣子送书看,等他一进屋,狗圣子忙问:“驴儿是不是生了?”王老九苦着脸说:“难产,小驴死了,驴儿大出血,可能以后也生不出小驴啦。现在它不吃不喝的,看样子快死了。”

“娘,俺要去王老九家!”

坐在草垫子上,狗圣子的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:“你这么不吃不喝的,是不是不想活了?小驴死了,俺知道你难过,可你不是还有俺呢吗?你不还是俺的娘吗?俺不是说等你生完娃儿要让俺骑着你去学校里拿大奖状吗?驴娘,你不要俺了吗?”算命的说夜里看驴眼能见到鬼,可是那夜,狗圣子没看到鬼,却看到驴娘的泪,热滚滚地流下来……

第二年春天,在王老九的举荐和娘的三袋大米作用下,校长同意狗圣子去学校面试,面试之后,竟还允许他直接插到三年级,连学费都免了。村里人都说,没准儿我们这儿真能出个状元哩。

早上,驴娘挂着铃铛从家里出来,驮着狗圣子去学校。第一天上学的时候,铃铛的声音从村子这头传到那一头,好多人都出来看,学校里也挤满了人,看这个天才瘫子,看他的驴娘。其实,那天狗圣子有点儿紧张,但是驴娘可神气了,仿佛它背上驮着的是衣锦还乡的状元。以前一起玩的小伙伴们都羡慕狗圣子能上三年级,同班的大哥哥大姐姐们也对他关心有加。不过,大家更感兴趣的是驴娘。

“你那头驴儿可真听话,俺们能骑一骑吗?”

“不行,俺驴娘脾气不好,回头把你们摔下来。”

“你真管驴叫娘?”

“那又怎么了,没准你们谁还认狗当娘呢?”

“你怎么知道的?可惜俺狗娘没什么灵性,早知道当初俺也认头驴当干娘就好了……”

狗圣子自己也不知为什么,躺在家里的时候,学校有那么大吸引力,可是等真去了,跟别的孩子待在一起时,又有种莫名的失落感。走在上学的路上,有时候狗圣子会趴在驴娘背上流泪。驴娘啊,俺也想玩跳房子,跳皮筋。你带着俺去别处玩吧,今天不想去学校了,反正老师教的我都会……这时候驴娘就会停下来或者转到别的路上,等狗圣子哭完了,说:“驴娘,还是去学校吧,也许他们今天会有别的玩,看着也过瘾。”驴娘一听就会立马加快脚步往学校奔去,所以狗圣子从来没有迟到过。

哈哈大笑专稿内容,转载请注明出处
不够精彩?
哈哈大笑(hahadaxiao.com)汇总了汉语字典,新华字典,成语字典,组词,词语,在线查字典,中文字典,英汉字典,在线字典,康熙字典等等,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,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。
声明: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,根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,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

邮箱:  联系方式:

Copyright©2009-2021 哈哈大笑 hahadaxiao.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3759号-8